郑斯仁

lotos眼镜彭梓彤 宋凌 小说全文阅读 (火热完结文)《心底的山盟海誓》-樱桃小说资源库

彭梓彤 宋凌 小说全文阅读 (火热完结文)《心底的山盟海誓》-樱桃小说资源库

第1章 求求你##
发布:2018-04-23 09:32:33 | 1109字-A+A
南京城郊外,腊月,大雪纷纷扬扬。
“宋凌,我求求你,求求你让他们不要枪毙我父亲,好不好?他年事已高,对你已经造成不了任何阻碍了……”
彭梓彤穿着单薄的旗袍跪在雪地里,张开被冻的发紫的嘴唇,苦苦哀求面前的男人。
宋凌一身深蓝色的少帅戎装,笔挺的站在彭梓彤面前,面色冷峻,淡淡开口,“呵,当初要不是因为你爹,我早就已经和婉芸成亲了,我根本不会娶你。对于你们彭家,我早就恨之入骨。”
彭梓彤闻言,面色一黯,眼角中渗出的泪水,一滴滴落在地上,“宋凌,我……我已经怀孕了,求你看在孩子的面上,饶过我父亲吧,他毕竟是孩子的外公啊……”
宋凌神色一变,停顿了片刻,随即目光中闪过一丝戾气,冷冰冰的道,“你竟然好意思提孩子这回事?要不是你害的婉芸无法生育,你以为我会留下你肚子里的孽种?”
彭梓彤身子一颤,原来,她肚子里的孩子,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孽种……
唐婉芸,宋凌的未婚妻,在与宋凌成亲的前一天闺房内失火,虽然人被救出,可却烧伤了下.身,终身无法生育。
而之后宋凌的母亲考虑到彭家的势力日益壮大,决定联姻,让宋凌娶了彭家的长女彭梓彤,于是渐渐的就有传言,那场大火实际就是彭家的家主派人放的。
可彭梓彤知道,她的父亲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因为在宋凌与唐婉芸成亲前的一天,她父亲便将她与另一大户人家订了亲,只是等到宋凌母亲出面后才将那桩婚事作罢。
若是她父亲早有这样的打算,为何还要将她许配给别人?
“宋凌,婉芸的事是一场意外,与我父亲无关。”彭梓彤低声说道。
“呵,意外?那你父亲的死也是一场意外了。”宋凌冷笑一声,朝旁边的副将使了个眼色。
副将会意,随即朝着远处走去。
彭梓彤仿佛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急忙起身想要阻止他们,可跪的久了,她还没站起就又跌在了雪地里。
彭梓彤只能红着眼眶,苦苦哀求道,“不,不要,我求你了,宋凌,不要杀我的父亲,我们彭家以后都听你的。”
“晚了。”宋凌话音未落,远处的雪地里传来一声枪响。
彭梓彤的眼睛猛然睁大,愣愣的看着宋凌,仿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会狠心的杀死自己的岳父。
过了一会儿,几个士兵抬着一副担架走了过来,担架上正是彭梓彤的父亲彭青山,他的胸口有一个手枪打出的硕大血洞,看样子已然气绝。
彭梓彤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前几天还笑吟吟的要给外孙取名的父亲,转眼间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她的面前,而杀死父亲的凶手正是自己的丈夫!
“爹……!”彭梓彤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她血气上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传令,彭副帅意外病逝,全军默哀三日,另外给我照顾好少奶奶,她死了不要紧,肚子里的那个种得给我留着,我要慢慢折磨!”
宋凌说完,便让人连拖带拽的将彭梓彤提上了车,往南京城少帅府开去。
第3章 卖进窑子里##
发布:2018-04-23 09:32:33 | 1155字-A+A
“少帅,求您不要怪少奶奶,不是少奶奶的错,是这个女人,踢倒了老爷的火盆,少奶奶才会推开她的……”
在旁边目睹了一切的七巧实在不忍心绿茵全能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替彭梓彤求情道。
然而,她的求情丝毫没有让宋凌动容,宋凌气恼的道,“闭嘴,这里有你这个丫鬟说话的地方吗?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来人,把这个丫鬟卖去窑子里!”
七巧一听,吓得面色大变,只能不停的磕头求饶,“不……少帅,求您饶了我吧……”
“宋凌,我们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牵扯到别人了,好吗?”彭梓彤从地上站起来,转过身时,眼眶里已经不见泪色。
“彭梓彤,我要让你知道,你敢伤害婉芸,是要付出代价的。之前是你的父亲,现在是你的丫鬟,下一个……”宋凌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但语气里已经满含警告。
副将带着几个粗鲁的下人走了进来赖志刚,抓着七巧的手臂上海港区导航,就往外拖。
“宋凌,七巧是我从彭家带来的丫鬟,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彭梓彤无助的朝着宋凌喊,只差没有再次向他下跪。
“是。”宋凌朝着副将吩咐道,“把她卖到南京城里最热闹的妓院,和那里的老鸨说,让她一天接十个客人,而且要挑那种又丑又老又变态的客人。”
“不要……你们不可以这样做……”彭梓彤没了办法,只能挡在副将和下人的面前,不让他们往外拖走七巧。
“少奶奶,是七巧对不起你,七巧没有办法再伺候你了,对不起……”七巧双眼通红,一脸决绝的道。
话落,整个人猛地挣脱开下人的束缚,朝着小院的天井跑去。
“啊……不要,七巧……”
眼睁睁的看见七巧一头撞在天井上,尔后,身体无力的倒下,额头前鲜血如注的样子,彭梓彤终于忍不住奔溃的大哭。
“彭梓彤,这还不算什么,下一个付出代价的就是你。”宋凌眯起眼睛,大步朝着彭梓彤走去,将她从地上拉起,像是拖尸体一般的往屋内拖。
“凌哥哥……”唐婉芸见状,着急的朝着宋凌喊。
“婉芸,你们先下去。”宋凌头也不回的将彭梓彤拉进屋内,大门猛地关上。
被拖到屋内的彭梓彤,双眼空洞的躺在地上,哑声开口,“宋凌,你到底还想怎么折磨我才够?我都说过了,当年大场大火,和我无关,和我父亲也无关……”
“彭梓彤,这辈子,我对你的折磨,到死方休!”宋凌压坐在她的身上,嘶啦一声,大手猛地将她身上素白的锦缎扯成两半。
“不……你要做什么……我不要……”彭梓彤吓坏了,一脸的惊恐。
她父亲刚去世,七巧也走了,面前这个男人在这种时候,竟然要强迫她……
“我要做什么,你看不出来吗田恩沛?你以前不是求着我睡你吗?现在还装什么纯,嗯?”宋凌恶狠狠的道。
“不……求求你,我现在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彭梓彤泪流满面的哭着。
“这南京城里,能给我生孩子的女人还少吗?”宋凌无视她的哭诉,在下一刻,毫无前戏的情况下,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躺在地上的彭梓彤雷有辉,全身痛到抽搐,拧着眉,一声不吭的忍着,如同一具麻木的木偶。
第4章 用胎盘做药引##
发布:2018-04-23 09:32:33 | 1301字-A+A
一夜过后。
彭梓彤昏昏沉沉的醒来,就看见宋凌已经换回了整齐的衣衫,立在床边。
而她呢,还满身狼狈的躺在床上,下方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感。
“宋……”她张了张嘴,正想喊宋凌,然而刚喊了一个宋字梁耀艺。
门外突然传来急匆匆的敲门声,“少帅,不好了,婉芸小姐突然昏倒了,少帅您快去看看吧!”
下一刻,宋凌没有任何犹豫的推门冲了出去,“快请大夫!”
床上的彭梓彤垂了垂眼脸,他在乎的终究只有唐婉芸一人……
……
“婉芸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昏倒!”
宋凌搂着唐婉芸,紧张的问一旁的大夫。
“这……唐小姐是因为求子心切,服用了大量补药,虚不受补才会昏倒的。”大夫断断续续的答道。
“婉芸你怎么这么傻!”宋凌的心幕的一紧,心疼的责备道。
“对不起,凌哥哥,我是真的太想有一个和你生的孩子了……要不是当初那场大火,我也不会……”一边说着王筱婵,唐婉芸委屈的哭了起来。
“都是彭梓彤,是她害得你无法生育,无法做一个母亲……!”思及此,宋凌愤恨的咬牙。
“少帅,lotos眼镜其实唐小姐的不孕症是可以治愈的,只不过……”大夫顿了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唐婉芸暗暗警告的眼神,“只不过需要取两个月未出生婴孩的胎盘作为药引,才可以治愈。”
“两个月怀孕婴孩?”宋凌微微眯起了眼睛,思忖片刻,立即扬声道,“把少奶奶捉过来,把她肚子里孩子的胎盘剜出来,为婉芸入药!”
“凌哥哥,别这么做,梓彤的孩子也是你的骨肉,我不忍心……”
唐婉芸擦了擦眼角,泫然欲泣的道。
“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的女人,只有你,她彭梓彤不配!”宋凌冷冰冰的道,随即催促佣人立即把彭梓彤带过来。
……
另一边,彭梓彤已经被两个粗鲁的佣人一路拖拽到了偏院。
“少帅,少奶奶到了。”佣人禀告道,随之将彭梓彤扔到地上。
“大夫,动手吧!”
宋凌的眼神并未在彭梓彤身上逗留一眼,只是轻描淡写的开口。
“宋凌,你又想怎么样?”彭梓彤下意识的用手覆在了尚且平坦的小腹上,身子往后缩。
“少帅,如果强行取出孕妇肚子里的胎儿,这种手术轻则致使孕妇子宫受损,无法受孕,重则使得孕妇死亡,您看……真的要让少奶奶……”
大夫于心不忍的劝道,取孕妇胎盘这种高风险的手术,在此前,他根本没有做过。
“她彭梓彤不过是贱命一条,死了便死了!”然而,宋凌的态度依旧是残忍至极。
“宋凌,你……你要把我的孩子挖出来?”彭梓彤不可思议的质问道,难以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她的丈夫。
“是,你害的婉瑜无法生育,用你孩子的胎盘做药引再合适不过!”宋凌撇了一眼大夫,“立即做手术。”
“不……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彭梓彤此时才反应过来害怕,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往外逃跑。
她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七巧,她只剩下这个孩子了……
然而,她才跑出门,就被强壮的佣人重新捉了回来。
“不!不要,宋凌,我求求你,不要杀死我们的孩子……”
被拖到手术床上的一路,她都在撕心裂肺的喊着,试图改变宋凌的主意。
直到彭梓彤的双手被绳子绑在床头,一碗黑漆漆的汤药喂进了她的嘴边。
“少奶奶,您已经服了滑胎药,孩子很快就会从体内剥离,我现在立即开始。”
话落,大夫已经用剪刀撕拉一声直接剪开了她的裤子于承妍。
彭梓彤闭上眼,泪流淌下来,她知道她的孩子完了…
第5章 一碗肉丸子##
发布:2018-04-23 09:32:33 | 2057字-A+A
头好痛、身体好痛……
彭梓彤昏昏沉沉地醒来,身边没有一个人,宋凌命人把她扔在这里就没有管过她。
她自嘲地笑笑,彭梓彤,看看宋凌是怎么对你的吧,你还在奢求什么呢?
这时,厢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她勉力望去,看到唐婉芸提着一个食盒,踩着红色的高跟鞋袅袅婷婷而来。
“你来做什么?”彭梓彤虚弱地问道,如果不是此时她浑身都痛得在冒汗,她一定会和唐婉芸拼命。
唐婉芸露齿一笑,把食盒搁在桌上,从里头端出一碗玉白的丸子来。
“我当然是来给少夫人送吃的,您一个人被丢在这里也怪可怜的,若不是我送点吃的经蓓,只怕您饿死在这里下人们也不会发现。”
彭梓彤凄然一笑:“我就算饿死也不会吃你的食物,带着你的东西离开我的房间。”
“这可由不得你!”唐婉芸突然上前掰开彭梓彤的嘴,强行塞进一颗肉丸子林书含,逼着她吞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那肉丸一入口就引发了彭梓彤的呕吐,她扶着床沿,一下一下的干呕着,可那颗肉丸早就被唐婉芸塞下去,怎么吐也吐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唐婉芸扔了碗张狂的笑了起来,她掐住彭梓彤的脸,精致的妆容带着几分得意。
“彭梓彤,你知道我喂给你的是什么么?是你亲生孩子的胎盘!”
“呕!”彭梓彤脸色骤变,一口血就这么呕了出来,里面掺杂着刚刚吞进去的丸子,看起来触目惊心。
唐婉芸嫌弃地松开手,在彭梓彤的床单上擦了擦,昂起头高傲的说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戒,下次你再敢缠着凌哥哥我就要你好看!”
彭梓彤的眼眸都红了,唐婉芸正兀自得意,突然就被彭梓彤扑上来狠狠掐住脖子,嘶哑着吼道:“你还我孩子的命来!唐婉芸,我要你不得好死!”
不知她那里来的力气,唐婉芸一时之间竟然挣脱不开,眼看着她的脸涨得越来越红,彭梓彤大仇将报之际,却被人一脚踹开了。
“婉芸!”宋凌抱着奄奄一息的唐婉芸又惊又怒,转头看向彭梓彤的眼眸带着火,仿佛要烧尽一切。
“彭梓彤,你活腻了么?”他语气带霜,房间内的温度仿佛都低了好几个度。
彭梓彤被他一脚踹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令她不得不蜷起身体,此时听到宋凌的话不由得露出一抹凄凉的笑叶竟生。
“是啊,我就是活腻了,宋凌,你有本事就连我一起杀了啊!”
宋凌猛然掐住了她的脖子低声吼道:“彭梓彤,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么?”
彭梓彤的脸色越来越白,唇角却浮现出一抹解脱般笑意:“死了才好,死了就不用……”
她的语气渐渐低下去,头也缓缓垂下来,宋凌如钢铁般的手一抖,松开了她,彭梓彤软软的倒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
宋凌扭过头不去看那双悲伤的眼睛,转身抱起晕迷的唐婉芸,冷冷地对身后的人说道:“彭梓彤,你以为我会让你就这么死掉吗?别做梦了,我要让你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死去,让你痛苦,让你挣扎,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抱着唐婉芸头也不回的离去。
“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连死都不能让我死呢。”彭梓彤低声喃喃着,再也不敢看宋凌离开的方向,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彭梓彤身上的疼痛更剧烈了些,她本就遭受滑胎手术身体虚弱,宋凌将她扔在这里不管不顾更加重了病情,她口中干渴,便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一壶凉水,谁知力气不够反倒打翻了水壶,冰凉的水浇了她一头一脸。
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两个下人走进来,不由分说架起彭梓彤就走,来到后院便把她往地上一扔。
膝盖磕在青石板上发出“扑通”一声响,彭梓彤呻吟一声,看到一双黑色军靴出现在她眼前。
她抬头,果然看到宋凌出现在她面前。
他身后一排,被捆着无数个彭家以前的佣人,两个穿警服的卫兵分立两侧,手中握着的不是短枪而是长刀,在朦胧的月色下闪着寒光。
彭梓彤突然有些害怕,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升起来,她抓着宋凌的裤脚,抬起头说道:“你要做什么?他们是无辜的,你放了他们。”
宋凌轻轻一抬脚,成功避开她的手,暗夜中棱角分明的脸邪魅得让人害怕。
“彭梓彤,你不是求我杀了你么,我偏不让你如愿。”他凑近彭梓彤,一字一句在她耳边说道,低沉的男声仿佛恶魔的召唤。
彭梓彤像是知道了什么,身体猛地颤抖起来,她向前爬行着,抓住宋凌的裤子哀求道:“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好不好,他们都是无辜的,求求你不要剑圣风清扬。”
佣人中有从小就对她好的奶娘,有会给她剥栗子的吴伯……
宋凌,你怎么那么狠心!
宋凌低下头说道:“他们本来是无辜的,可惜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彭梓彤,记住,是你的任性害死了他们。”
“不!”伴随着彭梓彤凄厉的尖叫,警卫手起刀落,一排人头齐刷刷落地,溅起的鲜血喷出一米多高,院子里的青砖很快就被鲜血浸满。
彭家共计三十二口,除彭梓彤外全部灭口,无一例外。
彭梓彤伤心成狂,竟然拔出警卫手中的刀向宋凌刺去,宋凌侧身闪避不及,扔被她手中的长刀划伤了胳臂。
一击未中,很快就有警卫上前卸了她的肩膀,一脚踢在膝盖骨上,彭梓彤狠狠地跪倒在地,眼神却凶狠地看向宋凌。
“宋凌,今日灭门之仇我彭梓彤记在心里,只要我活着一日,便与你不共戴天!”
看着这样失控的彭梓彤,宋凌突然便笑了。
他立于月色中,脚下踩着彭家人温热黏腻的鲜血,那一笑却仿佛谪仙降临人间,不染纤尘。
他缓缓启唇,轻声说道:“正好,我也与你不共戴天。”
第6章 少奶奶疯了##
发布:2018-04-23 09:32:33 | 1610字-A+A
承受着断骨的痛疼,彭梓彤慢慢爬进了那血泊之中,躺在奶娘怀中缓缓闭上了眸子,似在贪恋着这人世间属于她彭梓彤的最后一丝温暖。
宋凌又怎会如她愿,邪魅的嘴角吐出地狱的回音:“把这些恶心的东西扔到山里去喂狼。”
警卫得到命令,立即把这些尸体拖了出去。
待彭家人的尸体全部消失在这院子里时,彭梓彤闭着的眸子也未曾睁开过。
似没了气息。
空敞的后院内唯留宋凌的声音夹着寒冷的北风席卷着她,“既然她想待在这里,就让她待着好了。看好了,何伊娜不要让她死了田晓蕾!”
待着脚步声离去,彭梓彤嘴角露出诡异的笑,而后晕了过去。
再有意识时,她浑身难受的不像样子,头也疼的厉害,迷蒙中听到大夫说她发烧了,烧的很严重,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彭梓彤的目的达到了,若挺不过去正好去陪父亲,若活下来了……
许是她求生意识强烈又或是宋凌没有折磨够她不会让她轻易死去,彭梓彤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她虽醒过来了,但内院中却到处传着原少奶奶疯了的消息花碧莲逼婚。
宋凌嫌恶的朝着大夫问:“你确定她真的疯了,不是装疯?”
大夫道:“少奶奶烧了三天且还是正常人承受不了的高烧,确实是烧坏了脑子疯了。”
宋凌看了眼倚在墙角大小便失禁浑身散发着屎臭味的彭梓彤,即使在多疑,此刻他也信了大半。
虽然他不了解彭梓彤,可也知道她是个骨子刻满了名门礼仪的大家闺秀,再落魄再狼狈也不会到此地步。
此时能拿着粪便,四处摸的彭梓彤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宋凌是信了,可唐婉芸却是不怎么相信。
在测试了数日无果后,正不知该再怎么下一步测试时,丫鬟得了信说宋凌今日领了好多贵客来,其中还有彭梓彤的爱慕者。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一般4-6元/本
客服微信:568343011(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