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斯仁

mandi午夜鬼故事——我父亲喝醉酒后将我扔进森林里后离开了-午夜鬼故事

午夜鬼故事——我父亲喝醉酒后将我扔进森林里后离开了-午夜鬼故事


十年前,我的父亲开始沉迷网络游戏。当时我七岁。吴春怡
每当父亲在游戏中失利,便会想方设法责怪母亲和我。轻则棍棒加身,重则刀刺火烧,用铁锤重击太阳穴、用铁丝穿过肋骨用汽车拖着走。家里的产业(从母亲娘家继承来的公司和几处房产)也被他贱价变卖mandi,获得的一千多万全部充了游戏。
逐渐地父亲开始变得对一切声音敏感,连别人的呼吸和心跳声都觉得厌烦,整天整夜嘟着嘴咆哮,在家里随处大小便,甚至能把大便喷到天花板上。在母亲忍耐不了而远走他乡的时候,父亲用车子把我载到祭蛇森林的深处丢弃。
“你呼气像狂风,心跳像打雷。早知如此,不生你就好。”
父亲咬着牙大笑起来,头像拨浪鼓般摇动,手脚抽搐的狂舞不止,发出胜似一百头猛虎的咆哮,大小便失禁流满一地。他闹够之后代号蓝色行动,关上车门扬长而去马延强。
母亲曾经对我说,祭蛇森林是非常恐怖的地方,里面栖息着夜间出来吃人的妖魔鬼怪。
我拼命的追着父亲的车子,大声哭叫。
不要丢下我。
我再也不敢呼吸了。
我会让心脏停止跳动的。
车子逐渐远去,在我视野中消失。
不知什么时候方向业已迷失。
我只能一边哭泣一边寻找回去的路。
太阳已经落山,森林深处传来不知名的鸟叫巴主席,树影在寒风中舞动,就好像妖怪在张牙舞爪。
嗓子已经喊哑斯库亚德,眼泪也已流干。
只穿单衣的身躯在晚风中瑟瑟发抖。
突然身后响起脚步声。
回头细看,只有树木和草丛。
再往前走,脚步声再度响起。
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内心深处浮现。
我奔跑起来晋文源。
背后的脚步声也变得急速绣眉多少钱。
我拼命左绕右拐,身后的脚步声终于逐渐变远。
夜幕已经降临,树林中飘荡着几团绿莹莹的鬼火,不知道是狼还是其他野兽在树木深处嚎叫着,我只能缩紧身躯躲在一棵大树底下的树洞里。
一点黄色的光芒在树洞前方浮现。
光芒越来越近,变成光球。
“你在这里干什么?”
一个稚嫩的女声传入我的耳中。
我吃了一惊,抬头看去。
一个身穿白袍的女孩,站在树洞前面苗音组合。年纪大约十二三岁,手里提着发出黄色光芒的白灯笼,脖子上挂着叮当作响的雀型铜锁。
“出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女孩向我伸出手。
我握着她的手徐辉祖,女孩把我拉出树洞。
她的手就像冰块一样凉。
“发生什么事了?小弟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哇”的一声哭出来,扑进这个不认识的小姐姐的怀里。
她是我在这个森林看见的第一个人。
我对小姐姐哭诉着自己的经历。
由于有呼吸和心跳,父亲不要我了,把我扔在这里茶胡子。然后我迷路了,还被看不见的什么追赶,最后只得躲进树洞里。
“真可怜。”
小姐姐用冰冷的手抚摸着我的头,轻声说:“别怕,我会带你出去。”
小姐姐拉着我的手,在森林中前进。
小姐姐完全没有呼吸,胸腹一直都没有起伏。估计也没有心跳吧。
我说很羡慕她没有呼吸和心跳,小姐姐却说有呼吸心跳是好事,没有这些的她,永远离开不了这个森林。我不理解。
“我叫你闭眼的时候一定要把眼睛闭上,还有一定不要放开我的手。否则会被妖怪吃掉的。明白吗?”
小姐姐握紧我的手。
铜锁的轻微啷当声在鬼火飘拂的林间回响。
突然王力劲,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出现在前方。
“闭眼三国寻娇余儒海微博。”小姐姐说。<hr/>
我赶紧把眼睛禁闭大唐营养师。
小姐姐紧握我的手继续前行。
“小白,你藏了什么好吃的呢?这么香哦。”
一个诡异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没有,什么都没有。”
小姐姐果断的回答道,拉着我快速离开。
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好像舔舐一般划过我的背部,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在那股气息渐渐远去。
“可以睁眼了。”小姐姐说:
“在它们面前不能睁眼,一旦睁开眼睛或者是放开我的手,就会暴露身形。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了。懂吗?”
我虽然不明白暴露身形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它们”一定是非常恐怖的东西,所以死命的点着头。
几分钟后,我第二次闭眼。
“小白,好久不见哇。”
一个阴阳怪气的嗓音响起。
一股恶臭直扑鼻孔,让我差点当场吐出来。
“好久不见。今天我有事,改天聊丁雅琦。”
小姐姐冷冷的回应。
“好冷淡……好冷淡啊。嘻嘻嘻嘻……”
恶臭扑面而来。
我感到有东西在我脸旁嗅了嗅又离开了。
心脏像打鼓般狂跳不止,冷汗止不住。
要是在父亲这里,他该拔出匕首猛力刺进我的手臂或者大腿了。兴许刺入之后还用力一拧,把伤口开得更大。
接着我又照着小姐姐的指示闭了几次眼,每次都有恐怖的东西向小姐姐打招呼后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小姐姐叫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指着前方说:“前面直走就能回到人住的城镇,它们是不会靠近这里的。我也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她放开我的手,转身离去,消失在森林深处。
我想叫住她,但又怕被森林里那些恐怖的东西发现,只得作罢。
我向着小姐姐指示的方向拼命奔跑,不久终于看见了电灯的亮光。
后来我向巡逻的警察求助,终于被给予保护。至于为什么没被送回父亲那里,是因为父亲在当天夜里因为游戏装备被黑而发了狂,持刀连杀十多人后被警方击毙。
我最终被送到社会福利机构抚养,在那里经常被欺压,饭也吃不饱,可是起码不用挨刀子和烙铁。
15岁的时候,我考上了鸿儒大学奇妙小镇全集,就读于考古系。
当时我的导师正致力于发掘鸿儒市郊祭蛇森林的古代祭坛遗迹,获得了丰厚的成果并在课堂上展示。
据导师的调查,鸿儒市古代有用活人祭祀蛇神的习俗。司祭每年都会把选出的童女带到祭蛇森林的祭坛杀掉以祈求来年五谷丰登。
作为祭品的童女最后的广播,首先会被喂食一种药水让其头脑清醒,目的是让她们清醒地感受自己的身体被一刀刀切碎,最后只剩一副骨骸。
据说,一个熟练的司祭,把祭品脖子以下的肉全部削掉的时候,祭品的头部还是活着的,还会露出哭泣的表情。
削肉完毕的祭品,会被穿回原来的服饰,埋葬在祭坛底部。
这一切仅仅为了取悦蛇神。
被作为祭品的女孩,由于尸骨被蛇神所操弄,会化为妖魔徘徊在祭蛇森林深处。
它们憎恨生者,以活人为食,把夜晚的祭蛇森林化作恐怖的魔境。
直到尸骨被带离祭蛇森林,这些死者方可解脱。
讲完关于祭蛇森林的传说,导师用幻灯机展示了发掘出的祭品遗骨的照片。
在发掘出的遗骨中,其中一具脖子上戴着一个非常别致的雀型铜锁。
铜锁已经锈蚀,但依然可以看出以前的形状。
看着幻灯片中的铜锁,想起曾经拉着我手掌的冰冷小手,我百感交集,泪流满面……
后来,我用炒股赚来的钱,贿赂了导师,把那具戴着雀型铜锁的遗骨买下并选取一处风水宝地安葬。
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小姐姐,愿你安息。

周公解梦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