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斯仁

mascara假如让这两位将军任职退役军人事务部,必是众望所归!-红色军魂网

假如让这两位将军任职退役军人事务部,必是众望所归逆天邪主!-红色军魂网

红色军魂网致力于涉军政策和优抚政策的宣传推广,搭建军民交流平台,深化军民鱼水情!长按二维码关注红色军魂网,期待您的加入!


部分材料来源华山穹剑、荣军网、大军鹰等
点击查看:退役军人转业当镇长,一心为民办事却被纪委带走……
前些天,陆军第81集团军政委方永祥少将出任退役军人事务部副部长的消息,在老兵圈里广泛传播引起很大反响。很多老兵给我们留言说:方部长有参战经历吗?是从农村出来的吗?知道现在退役军人优抚安置存在的各种问题吗?




可以说,老兵们很关心这位方副部长,赴任退役军人事务部后,是否真的能为退伍老兵办实事,解决问题。
这也不由的使我想起了另外两名老兵心中的网红将军,罗援和陶正明将军。
为什么说他们是老兵心中的网红将军的呢?原因很简单,这两位将军都曾多次在多种场合,呼吁社会和国家尊重和优待老兵,解决老兵退伍后遇到的各种实际问题。
首先是陶将军,我们不妨先重温一下他的那篇引起强烈反响的雄文,以文识人:

军官转业“降职”安置毫无道理
陶正明 少将
军队干部转业到地方,安置时要降一职,这没有文件规定。多少年来部队干部对此意见很大。好象军官不是党的干部,是后妈生的。
降职安排毫无道理,完全是部分人带着轻视、仇视的态度对待人民军队拍狮网。记得有一个团政委转业到省交通厅,要降两职。我听后,立马赶过去找到分管的副厅长,问他降职的理由。他说,部队干部不懂业务。我反驳他:我们部队干部不懂灭火,不懂防洪,不懂抗台风,可是每逢地方上发生了火灾水灾,遭到了台风的袭扰。地方领导向部队求援,从来没有想到军人不懂这些方面的业务逛新城简谱,他们知道军人不怕死,组织观念强,战斗作风过硬。和平时侯,我们也没有打仗的业务,但是一旦有了战争,军人还是冲上去!

现在,有部分地方领导国防观念极其淡薄,视退伍军人为负担,一到转业时,设立道道门坎和障碍,肆意刁难转业干部,到地方工作军龄不算工龄、干龄,引起很多不公正待遇。
要知道,降一级白干少则三四年,多的七八年,降两级十几年就白干了!换个位置想一想,地方干部能接受得了吗?这些如同伤口撒盐,心上戳刀。说得好听点,缺乏人性感情;说透了,有的人就是今日新汉奸,帮对手从欺负转业干部下手恶魔之水,从而推垮人民的军队、祖国的钢铁长城!
对待军队转业干部要一视同仁。多数干部在部队干了多年,因工作需要而转业无敌宝体,只要没犯错误受处分,就应该平职安置;个别优秀、现职时间长的应当提职安排。对于已转业的干部,军龄应算工龄、干龄!如果不同意的请讲理由,大家辩论!
看完陶将军这番义正辞严的言论,你是否深深地被感染了?是的,这段话真是太精彩了,

据网络披露,陶正明将军还先后在中央级报刊、电台、省军级报刊、杂志及地方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1237篇gtv小水。其中主编或参与编辑《中国社会学与行政管理》等著作12部,长篇报告文学《两用人才开发者们》、《军长》社会反响大,效果好mascara。《两用人才开发者们》获全国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解放军文学奖。

(上述评论文字来自大军鹰)
据陶将军在《我用筷子“喝”茅台》一文中写道:又过了8年,我们部队到云南老山参加边境作战。闻名全军的“硬骨头六连”要收复被敌人占领的小尖山。军长,政委指派我代表前去为勇士壮行,还特地拿岀茅台酒厂专程慰问的两瓶国酒,要我给担任突击任务的十六勇士每人敬一杯!下午5点半,夕阳如血,16位战友背着行装9c8809,站成一排。我先立在前面,传达了军党委,军长,政委和军机关的慰问和鼓励,然后打开茅台酒,到每位勇士面前,敬一个礼,端上一杯茅台酒,等第十六位勇士捧起满满的酒杯后啸日猋,大家齐声高喊“干,干,干”,一饮而尽,不一会他们消失在夜幕中......
在纪念参战三十周年时,我们几位战友相邀,又一次来到老山,又一次带来了茅台酒,在烈士陵园鸿牛网易博客,我们噙着泪水,在墓碑前洒下茅台酒,不停地说,战友们,辛苦了,喝下茅台酒,醇香留心头,迟早会相见,人生好风流!

(上述评论文字来自大军鹰)
陶将军之所以有担当,敢为老兵说话,是因为他的出生和经历:他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其自己也于1984年至1985年参加中越边境作战。

正是这种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铸就了陶将军铮铮铁骨的形象,不畏权贵,敢于为官兵争取权益。

(罗援将军)
罗援将军在北京举办“问题中国 进步中国”研讨会上的讲话摘录: 罗援将军谈如何对待参战老兵的问题!一个就是怎么对待“兵”的问题,特别是复转军人!还包括一些参加过作战的人员。对他们怎么看?现在有些地方把他们看作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维稳”动不动就是冲着这些人来。老实说,真要打江山、保江山,还得靠这伙人,赵欣培绝对是铁杆儿,绝对忠诚。现在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已经不多了,即便他们13岁、14岁参军,也已进入暮年,来日不多了。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些待遇、一些荣誉。我们国家现在出得起这笔钱。哪怕是从贪官污吏手上没收的钱拿点出来,也够这些老兵用的。这是在传承一种民族精神。把复转军人和抗美援朝老兵等参战人员安排好点,安抚人心,顶雄师百万。能够为共产党上战场的这些人,你不依靠他,把他边缘化了,这怎么行?有些地方一天到晚防着复转军人,生怕他们聚会、闹事,这是出现了方向性的大问题。根本不必担心他们聚会,他们长期受党的教育,大多数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是有觉、识大局、听招呼的。他们在一些红色纪念日聚会,绝对是聚集正能量,应该支持。我常想,一旦发生颜色革命,一旦发生大规模恐怖袭击事件,谁来挺我们的共产党政权?只有新中国受益者的工农大众,只有红色政权的保卫者,他们与我们的红色政权息息相关,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我们联系群众,首先要联系他们。当然,还应该包括“学”和“商”,也就是爱国知识分子和爱国企业家。他们团结在一起,才是人巨群众的主体和大多数。所以我认为,人心向背的问题、依靠对象的问题,这才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
还有很多,就不一一例举了。
(罗援将军出身于革命干部家庭,家庭的耳濡目染钱枫周怡,参加过抗美援老(挝)战争)
如今,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需要梳理制定许多新的规章制度来加以维护,如果无才,难以胜任;
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需要满怀对退役军人的深厚感情来开展工作,如果无情,难以胜任;
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需要对那些不作为乱作为之人展开不屈的斗争,如果无胆,难以胜任;
陶将军曾说:军转干部是个很沉重又很迫切的问题,当一个国家对军人不重视,对军转干部不重视,最终将是血淋淋的教训;罗援将军说过:复转退老兵是国家的财富程前近况,把他们安置好了顶得上百万雄狮。
如果像陶将军,罗将军这样有担当、有真情、有胆识之人来任退役军人事务部的领导,那才是退役军人之幸、国家之幸、民族之幸!必是众望所归!

现在麦嘉轩,老兵们也等来了方永祥副部长,我们真心希望也相信,军人出身的方部长“有才有情有胆”,挑起退役军人事务部的重担,真心实意为退役军人办实事,解决困难。
唯有如此,广大退役军人的权益才能切实得到维护,主席的那句“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才不会成为一句空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