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斯仁

maxdos工具箱影评:渴望救赎之十分不容易的信仰-真生命电影

影评:渴望救赎之十分不容易的信仰-真生命电影




一,引言
信仰是否只是一件关乎内心的事?是否只要关在教会的小世界里努力修行就可以更深地认识上帝?对这两个问题,《三条窄路》和《安德烈·卢布列夫》(AndreiRublev)两部电影的回答是:“不!”
《三条窄路》是一部由崔允信导演,于2009年正式上映的香港独立电影,而《安德烈·卢布列夫》则是由已故前苏联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Arsenyevich Tarkovsky)执导侧妃罪,在1966年上映却遭苏联当局压制多年的史诗般的黑白传记片。《三条窄路》主要讲述了三类走在各自路上、素面不识的人:警察、牧师和记者iu银赫,为揭发一起官商勾结的谋杀案而最终相逢,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及危险,仍坚持走这条真理的窄路。
《安德烈·卢布列夫》讲述的是俄罗斯中世纪圣像画家安德烈·卢布列夫,在创作《三位一体》圣像画之前,长达至少24年的心路历程。[1]在此其间,看着自己族人饱受鞑靼人蹂躏、民间艺人生活疾苦等诸多苦难,他的内心与信仰受到很大的挑战,几次徘徊于教堂作画与回修道院隐修之间。

在风格上,《三条窄路》是一部写实之作,犹如一首现实主义叙事诗,《安德烈·卢布列夫》虽是传记片,却充满了象征、隐喻的艺术色彩,象一首象征主义诗歌。前者又犹如《马可福音》,充满了紧凑而连贯的系列行动,后者好比《约翰福音》,充满了象征、隐喻和细腻的内心描写。前者如参加奋兴布道会,后者如祈祷和默想。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两部电影的时代、内容、风格等都十分地迥异,将它俩放在一起讨论,难免让人觉得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它们都包含了一个主题:信仰需要与世界连接并要为此付出十分不容易的代价。
二,渴望救赎:十分不容易的信仰
1,与世界相连——上帝国与罪恶世界之间的巨大鸿沟
路之所以窄的,是因为这个世界充满了罪恶,与理想的世界不同,人走在其上充满艰辛,如果还要坚持真理,则要付上很大的代价。因此端木新卉 ,大多数的人或是受到引诱而同流合污,或是明哲保身而忍气吞声,仅有少数人为了坚持真理而拒绝妥协。
《三条窄路》的三个主人公所处的世界就是一个黑暗的世界。香港回归之后,官商勾结日益严重,大商业集团利港集团进行黑幕交易,其在大陆开设的工厂,更是因为偷工减料而伤害了许多当地人的健康和生命。政府对此睁只眼闭只眼,为自身利益而包庇不法,政策向这些大资本家倾斜,对真正关系老百姓生计的事无所作为。
利港集团的高层无恶不作,谋杀了涉及金华案件的律师和妓女,还陷害追杀另一位律师,派人暗自拿去女记者拍下重要证据的胶卷,对后来获得内地厂家污染资料的公安也暗下毒手。

教会界也充满了黑暗。教会的不少会友也是这些不法商家的员工,于是为了自身利益墨菲的战争,对不公义不仅不敢言,甚至同流合污。片中的教会执事会对敢于抨击种种不公义并参与主持电台时事评论节目“窄路相逢”的马牧师施加压力,其中一个执事更串通利港集团高层出卖马牧师和严律师。警察界也好不到哪去,片中的小警察嫖妓、利用上班时间炒股、卖白粉,但比起他的女上司隐瞒谋杀案真相,他的罪只是小菜一碟。媒体界也因资本利益的关系,不敢得罪广告客户大资本家而无视新闻自由。片中杂志社的老总与利港集团高层是好朋友,主编也是趋炎附势的小人。
然而,面对这一切,马牧师仍然坚持真理,对不公义发声,为严律师奔忙,在教会宣讲不能无视社会不公义的信息,他提出,耶稣不仅传福音,还医治百姓疾病的信息,讲信心需要行动,爱不能停留在口头上,最后还牵头献策如何将利港集团高层的谋杀案公开给内地媒体人。

卢布列夫面对的世界,也是一个与上帝国有着巨大鸿沟的充满了失败和黑暗的世界。片子序曲部份一个农民坐热气球的坠落正象征了这一点。
教会屈服于权贵之下,卢布列夫和另外两个修士Danil和Kirill曾因此离开了原本做画的教堂伊明善。修院弟兄之间也是充满了矛盾和妒忌,Kirill妒忌卢布列夫,於是在Theophanes面前贬低他,可後來Theophanes邀请的依然是卢布列夫而不是他,他就气急败坏地离开修院李琰简历。他还曾谴责一位民间艺人,使那人被抓去,被割去一半舌头,却因此嫁祸于卢布列夫。神职人员也与政府人员勾结,捉拿杀害异教徒和民间艺人。相比之下相对良善的Danil一开始也同样因没有被邀请而不愿意与卢布列夫同去作画。
俄罗斯的大地也面临巨大的苦难,俄罗斯大公之间勾心斗角,兄弟为夺位互相残杀,联通鞑靼人一起厮杀自己的百姓,甚至在教堂里展开血腥屠杀。百姓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连走在路上也会惨遭毒手,其中曾与卢布列夫共事的一些弟兄就惨遭劫掠,被刺瞎双眼和杀害阳朔花香满庭。
卢布列夫自己也犯罪和充满失败。他因内心挣扎和觉得自己的画很快又会被毁不愿再画。在教堂被洗劫的时候,他杀害了背着哑巴女人的男人。他也因为悲观也埋葬自己的才华一开始不愿去受邀画“三位一体”像边立军 。
可以说,人的失败和无能贯穿了整部影片谢冰冰,即使是最后那个造钟成功的小男孩,他也谎称自己得了父亲传下来的造钟秘方。

2,不容易的信仰——内心的挣扎和所付的重价
在《三条窄路》中,要坚持真理的人也不是完全没有挣扎的,他们也有软弱和退缩,因此,才显出信仰的不容易和所要付出代价之重。
面对升职的威胁,警察之二也曾经有想退缩的时候,警察一号面对内地警察方毅的被杀,在旅馆里他也会害怕得不知所措。女记者面对利港集团所给的支票,也曾有过犹豫,一开始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收进自己的背包。
马牧师面对家人可能受到的危险,也试图劝说家人去加拿大避难,自己也曾打电话给汪民汉,有点想退出主持。
相比之下,在《安德烈·卢布列夫》中,敏感而虔诚的卢布列夫内心的挣扎和不平静被塑造得更加明显和完满。面对着与原本信仰世界巨大反差的黑暗现实,他内心煎熬王鹤宇,灵魂受到了挑战和拷问。在1408年第一次去莫斯科他与Theophanes的对话中,面对Theophanes的有些悲观和看透罪恶世事的世界观,卢布列夫对世界和人还存在着理想,相信悔改永远不会太迟,仍然抱着希望。但后来他遇到行民间巫术的男女在郊野媾和的事情,他的内心受到震撼,一开始他也认为他们是有罪的,然而,看到那些这些男女被抓被杀害,他原本认为他们是罪人的观念受到挑战,以至于他回去莫斯科的教堂他无法作画,他想放弃。

后来,聆听着经文,他几乎想通了,欣喜地回来说他们不是罪人,就算连那个裸露的女人也不是,叶竟生不久以后,便听到离开他们的弟兄们在路上惨遭劫掠和杀害。他的内心又回到了痛苦,他愤怒地把白色的墙泼洒了一团。哑巴女人进来,摸着那一团痛哭,这是她在帮所有人哭。那时所有人不哭,一个哑巴却哭了仙洋被打。这是突出表现卢布列夫内心苦痛的一个反衬手法。

在影片的第二部份,就是1408年秋天,Vladimir正式开始惨遭鞑靼人的洗劫。村里的人被杀,教堂里的神职人员被残忍虐待,留在教堂的人几乎全部被杀,被烧,面对这些,卢布列夫无言以对,他被破碎了,他与Theophanes展开再次长长地对话,这次他认为Theophanes此前对人性悲观的看法是正确的,他认为以前自己太过天真了,于是他决定自己没什么对这个世界的人说了,他要发哑巴誓言。
于是他再次回到修院,埋葬自己的才华草摩夹。

3,希望犹存——救赎的可能
当进入这个黑暗的世界,不再将脑袋缩进教会内部和自己世界的沙堆的时候,原本没有经受考验的信仰受到挑战,当人身受到危险,原本要坚持的信念受到挑战,当坚持要走真理的道路,一切走到最黑暗的时候,上帝国的光又再次透进他儿女的世界。
面对着利港集团强大势力的威胁和逼迫,似乎一切都不可能了,保持同样信念的牧师、警察、记者三组人又走到了一起。他们面对各种威胁,反而胜过了原来的犹豫和软弱。警察一号虽然在内地被打,但回来更加积极帮助受苦的妓女,并感染了警察二号帮助他一起查案崔苔青。警察二号也由一开始的被动转向主动,回去警察局调出金华案件的档案,女上司却突然出现发现了他,他没有退缩而是义正词严地控诉对方。而女记者也更加勇敢,积极去广州的酒吧把数据给媒体人,回来后把钱扔回给趋炎附势的主编并责备了他。
马牧师也战胜了内心的恐惧,虽然惨遭被泼屎尿,被恐吓,他更加勇敢地拨打了严太太的手机,约见他们夫妇,面对黑社会被枪指住太阳穴,他仍不出卖严律师。他后来更主动跟警察一号、二号、记者见面,策划如何把数据曝光给内地媒体。在此期间,他没有放弃主持那个电台节目,最后还分享自己做牧师坚持公义的感动。最后他们的数据也成功地被发到内地媒体手中,三个人各自走在窄路上。

卢布列夫的苦难世界也同样被希望的光照耀,让他胜过了内心的悲观含肺鱼。首先是阔别多年的Kirill回来了,他对卢布列夫悔改道歉,劝说甚至责备他不应该埋葬上帝所赐的才华。但真正让他愿意回去作画的,是他经历了那个造钟事件。同样是不完美的,有罪的男孩子Borishka,却坚持造钟,最后在忐忑的心情下铸造成功。听到钟声所带给这个苦难大地的希望,给人们带来的喜乐,卢布列夫的心也被燃起了希望。maxdos工具箱他在雪地里,劝说躺在地上的Borishka,让他跟自己一起去作画。
最后,在不完美的破碎的世界和人性里,他划出了如此和谐的“三位一体”圣像欢乐元帅前传 ,向人们表达着盼望。

三,艺术手法对主题的升华
《三条窄路》三个主要人物从一开始的听到同一个广播的相连到最后一部分因为一个案子走到一起,首尾呼应。最后一部份在不同个地点传递数据成功的过程,学习了《教父》最后一部份的处理,高潮在讲道声中不同地方地点人物的命运同时进行。情节紧凑,故事一环扣一环,让人感到各种利益关系的纠缠。
《安德烈·卢布列夫》的艺术更是殿堂级的。导演娴熟的长镜头运用和大场面的场景调动,深入人物内心刻画的镜头语言。每一帧都充满了油画般的协调比例。两次用雪花飘进教堂的手法,十分具有象征含义。男主角的演技也十分精湛。圣经经文的诵读、对圣像画的拍摄和音乐,把整部片子推向最崇高之处长谷川贵彦。
四,结语
救赎是充满复杂性的,信仰也是十分不容易的,没有进入世界的、没有见过黑暗的信仰不是真正的信仰,面对黑暗,必须抉择,选择走耶稣的道路,就是走窄路,就要付出作门徒的重价。现实中充满问题,苦难,但上帝国已经来临,并将最终来到。神圣的希望之光依然照射大地。
(寫於 2011年 5月)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哪哒文艺”)
您好,欢迎关注“真生命”电影事工平台。本平台目前是主内第一家以电影事工为使命的技术及资源交流平台。致力于以圣经为原则鑫斛药庄,将正确的价值观通过艺术形式准确的表现出来,联络全国基督肢体,为神摆上我们的“生命”,使用恩赐投入事工,操练我们彼此相爱的生命;从而使我们在主里更加合一,让神的道彰显在我们的生命中,融入到作品里,通过作品影响更多的生命归向主基督。回复“0”查看主页

长按此码奉献7元支持我们
长按此码其它金额奉献支持
©